欢迎您进入贵州富康空气净化器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| 联系我们

贵州富康空气净化器有限公司

空气净化器实力品牌

专注空气净化设备研发与生产

全国咨询热线

400-9908123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常见问题解答 >

碎片就扎进了周小仙的左脸

文章出处:未知 人气:发表时间:2021-04-16 16:50

  7名玩家,最多只能存活6人,剧本杀说到底,是一个“多数派游戏”。

  所谓“多数派”,是你得站对边,然后大家一起上祭牺牲品。

  陈启民的话,确实给了郑航启发。他又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,到了末世以生存为主要考量,至于别人的死活又关他何干呢?

  再说他对裴戈也没什么好印象,尤其是在裴戈当着罗莎的面故弄玄虚之后。

  “可是,为什么要选裴戈?”他迷惑不解。

  柿子得挑软的捏,裴戈身上煞气那么重,心思也很难猜,至少相对于周小仙来说,还是周小仙看上去弱一些。

  再说了,他旁边还有个戴兵。

  陈启民摸了摸鼻头:“周小仙挺听话的,是要留着,咱们现在得把一些刺儿头除掉,再说了,难道你没看出来吗,裴戈是女的。”

  “蛤????”郑航大惊失色。

  陈启民不以为然道:“我们自然得挑女玩家下手,有什么好奇怪的?周小仙听话,罗莎是你的人,不动裴戈动谁?”

  “等等,你还是没懂我的意思!”郑航急道:“你说裴戈是女的?有什么根据!”

  陈启民不由得拿本子拍了下他脑袋:“我说你啊,怎么什么都看不到?裴戈刚才进的是女厕所啊。而且即便她再怎么伪装,她的身材也过于苗条了,没有喉结,说话的声音稍微有些尖,还有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。”

  女。厕。所。

  郑航三观都要碎裂了:“那为什么她要穿男装?”

  “虚张声势呗。这种事情在末日系统里面又不少见。”陈启民给他科普,“越是这样的人,越是不堪一击。只要能把她除掉,我们在动员其他玩家坦诚布公,就算再出什么岔子,也不会对结果有什么大的影响。”

  他把郑航说动了。郑航的潜意识里面还是觉得女玩家不如男玩家厉害,既然裴戈是个男装大佬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。

  4号房的被害者,脸部被毁了容,就这么躺在实验室的水槽里,怎么看怎么瘆得慌。

  周小仙之所以选择进入这个房间,主要是因为她先前对这个房间了解的最少,而且她也想看一下,这里的情况是否跟郑航说的有出入。

  再说她在1号房逗留了那么久,怕被人起了疑心,待在比较清静的房间里面,到时候也能解释的过去。

  只不过没想到,她一进来,裴戈就接踵而至,还把门给关了。

  周小仙立刻露出防御的姿态:“你要干嘛?”

  裴戈露出了狡黠的微笑:“跟着你呀。”

  她随手拿起了桌上的红药水,拧开瓶盖闻了下味道。

  周小仙做贼心虚,担心裴戈知道了她和陈启民在1号房的交易,便下了逐客令:“这里是我先来搜查的,你先出去,我不想跟你待在一块。”

  裴戈点燃酒精灯,端在手里,看着火烛忽明忽暗,没有要挪步的意思。

  “你说让我走就走?我偏不。”

  “那就别怪我了!”周小仙看出她是来找麻烦的,反正她现在已经跟罗莎结盟,私底下还傍上了陈启民,她不怕裴戈找事儿。

  转瞬之间,她手里多了把尖刀,就要向裴戈的脖子扎去。

  裴戈的余光扫到了那一抹银色,上半身灵活的往后一仰,避开了周小仙的攻击,随后忽然捏住她的手腕,转了个圈,一扭。

  “哎呀!”周小仙疼痛不已,脸都胀红了。

  为了摆脱裴戈的控制,她抬脚就去踢桌上的试管,想把试管里的溶液泼到裴戈身上。

  裴戈反手一挡,照着她的后心来了一脚,把她踢到墙上,试管掉到地面,溶液也跟着流了出来,滋滋的冒着烟。

  其中有一个大容量杯被磕破,裴戈捡起了一块碎片,用手轻轻一弹,碎片就扎进了周小仙的左脸。

  原本可爱的面庞,瞬间多了道狰狞的血痕。

  周小仙痛哭哀嚎,把玻璃渣给拔了出来,血液喷流,她赶紧从身上掏出纸巾,将伤口捂住。

  再看裴戈的时候,她眼里多了几分畏惧,她没有想到裴戈的身手会如此敏捷,能够让她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裴戈蹲在她面前,周小仙怕她再来一手,往后蹭,不小心弄翻了架子,架子上的抹布掉到她头上,搞得她狼狈不堪。

  就在她视线受影响的瞬间,裴戈握住她的手,将白金戒指迅速套到了她的无名指上。

  这里原本就有一道戒指的痕迹,裴戈在周小仙动手之初就已经注意到了,现在白金戒指套上,跟手指的印记完全吻合,答案已经出现在眼前。

  2号凶手正是周小仙。她确确实实跟罗莎交换了答案。

  确定这一点之后,她把戒指拿走,全然处于惊恐之中的周小仙,根本没有看见裴戈的操作,只是一味的呼叫。

  裴戈达成了目的,也懒得理她,径直走到了水槽边上,去观察4号尸体。

  虽然被害人的面部被严重损毁,但还是依稀能够辨别出,他的脖颈处好像有勒痕,是绳子的勒痕。

  看到这种痕迹很难,不让人产生联想,觉得被害人首先是被勒死的,而后才是进入到了王水里。

  但是有7号房的前车之鉴,裴戈知道,不能以表面的现象来判断案情。

  凶手做案之后,为什么要把尸体直接放在水槽里?

  实验室的人流量本来就不大,外部人员没有通行卡的话,连大楼都进不来,凶手把尸体摆在这里,难免在昭告天下:人就是我杀的,有本事来抓我呀。

  如此嚣张的凶手,何必还要拿王水毁容呢,究竟有多大仇多大怨。

  郑航说被害者偷了他的实验数据,并拿到外部杂志上去发表,为自己换得了荣誉。

  裴戈转头去找纸质材料。希望能够找到他所说的论文之类的东西。

  实验室里有电脑,不过电脑是需要密码解码的,裴戈打不开,只能另寻他处。

  而后她看见了垃圾桶。

  实验室的垃圾桶比较浅,上面还套着塑料袋,里面倒是有折叠的纸质物件。

  反正都找到这里了,还不如仔细看看。

  裴戈蹲下身,开始扒拉垃圾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