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进入贵州富康空气净化器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| 联系我们

贵州富康空气净化器有限公司

空气净化器实力品牌

专注空气净化设备研发与生产

全国咨询热线

400-9908123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动态 >

而是因为彻头彻尾的恨

文章出处:未知 人气:发表时间:2021-04-16 16:57

  由于他陈述的时候情绪忽然激动,导致嘴边的那条撕裂伤加重,疼得他只能把一边嘴咧开,看上去像是在狰狞的笑。

  “我有什么办法?只能继续劝说!谁知道,她一不小心就摔下楼去!”

  “我当时是已经吓傻了,心理上完全无法承担这样的后果,我只想逃,逃得越远越好,所以我就跑了。事情就是这样。”

  说完后,夏海峰已经满脸泪痕,就像刚刚从噩梦中挣扎醒来。

  他沉痛地对王东说:“归根究底还是我害了你女儿,我不配为人师,做错了事。我是罪人,理应受到法律的严惩。”

  王东没有什么情绪波动,起身抓住他的一条胳膊,猛然按在椅子上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!”夏海峰因为惊惧,脸变了形。

  王东干脆利索,水果刀的尖端刺入夏海峰手背,地下室内再次响起声声惨叫。

  夏海峰发根全是汗,不停的挣扎求饶,无奈他的手脚全被绑着,根本躲不开。

  他的手鲜血淋漓,止不住的发颤,让人无法直视。

  王东的声音砸到他头顶:“想用这样的话术来欺骗我,你还嫩呢。讲实话。”

  “事到如今,你都把我抓起来了,我还能说什么骗你?事实就是这样!”夏海峰一脸冤屈,怒吼道:“无论你信还是不信,你女儿就是意外摔下楼梯的!”

  王东睥睨着夏海峰,把刀从他手上抽出,架到他的脖颈处:“当时丽丽摔下去之后,并没有死,挣扎了一个多小时才咽气。你却告诉我,你扔下她就跑了?”

  “如果真的是意外,她不小心摔的,你也不至于那么心虚,第一时间离开实验楼,就算跑到公共电话亭打个120也是可以的呀,而你却什么都没做。”

  王东的唾沫星子喷溅出来,手腕上也渐渐在用力,刀刃比在夏海峰的颈动脉上,让他不敢再动。

  “夏海峰,你什么时候才敢说实话?你不是因为慌张而跑的,你就是希望丽丽死去!你想让她死,这样秘密就不存在了,你仍旧可以顶着你那张丑陋的假面具生活!”

  “你想要让我相信这是个意外,相信丽丽一个大活人,会从十几步阶梯坠下,我告诉你,不可能的!你带给我女儿的痛苦,我会千百万倍的还到你身上!”

  “最后给你一分钟的时间,说真话。开始吧。”

  夏海峰现在已经可以确定,王东是对他抱着杀意的。

  如果他在耍什么歪心思,他迟早会被王东玩死,就算死不了,等警察到了,他可能也只能是残废,下半辈子都只能在轮椅上度过。

  他低估了痛失爱女的父亲,内心会积累多大的仇怨。

  一分钟的时间,夏海峰只剩下一分钟。

  “我说,我说实话!你把刀拿开!”

  他是个聪明人,能在学术上取得成功,能在学校里呼风唤雨,都跟他能够审时度势的性格相关。

  眼下他已经没有别的退路,他以为秘密会被带进坟墓里,现在却被逼无奈,只能先讲出来。

  王东象征性的把刀移开了些,夏海峰这才敢大口大口的呼吸。

  “丽丽跟我吵闹,说她想把孩子生下来,我当时就觉得她不可理喻,要跟她分手。她威胁我,说无论分不分手,她都要把我弄得身败名裂,让所有人都知道,我对学生做了禽兽之事。”

  “我问她,有证据吗,有证据能够证明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吗。我很自信,我没有露什么马脚,哪怕警方能够查到我进出旅馆的录像和记录,又能如何?房间里面又没有录像。”

  夏海峰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王东的表情,因为他接下来要说的内容,足以挑动他暴怒的神经。

  “我可以说丽丽是主动勾搭我的,也可以说我们在房间里什么都没做,清清白白。再说事情捅破了,受到最大伤害的是丽丽,而不是我!学校顶多给我一个处分,等风头过去又会把我召回去,我可是技术骨干啊!这么多项目等着我来做!”

  王东踢了他一脚,脸黑如锅底:“讲重点,少在这废话。”

  夏海峰的一颗心沉了下去。他没办法再争取更多的时间了,只能祈祷警察快一点到。

  他流的汗,顺着鬓角滑落,鬓角的斑白,昭示着他的年龄,以及钻研学术的热忱。

  从什么时候起,他变了呢?学会了傲慢自大,贪恋上酒色财气,最终坠入深渊。

  “……丽丽却冷笑着告诉我,孩子就是证据,最实质性的证据。只要把孩子生下来,我就算长了一万张嘴,也撇不开干系,她可以去做亲子鉴定,可以告我强*,可以抱着孩子到办公大楼,到我所在的街道,到我家门口,让我无处可逃!”

  谜底揭开了,这就是王丽丽想出来的终极复仇。

  她要忍辱负重生下孩子,并不是因为爱夏海峰,而是因为彻头彻尾的恨。

  恨意让她失去了理智,让她发了疯的铤而走险,哪怕这么做,也会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
  她太年轻了,顾不了那么多,只想报仇雪恨,没有考虑到将来。

  所以她才会三次去医院检查,提出想要保留孩子,而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,她的父亲一概不知。

  王东心如刀割,痛不欲生。

  他现在才知道,女儿对他一点信任都没有。

  事情都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,她都没有吐露半个字,依旧在他面前装作开心快乐的样子,是因为王丽丽笃定,父亲一点都不懂她。

  不懂,不理解,才没有必要进行交流。哪怕血溶于水,哪怕近在咫尺,内心也相隔的很远。

  王东止不住的流泪,擦了又流。

  他这辈子在商场上厮杀,什么场面没有见过,什么困难没有面对过,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跟女儿相处,如何能让女儿明白,他其实很爱她,只是不会表达!

  走到这一步,再说都已经于是无补,王丽丽已经走了,带着痛苦和绝望走的。

  王东最后想要为她做的,就是逼着夏海峰承认罪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