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进入贵州富康空气净化器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| 联系我们

贵州富康空气净化器有限公司

空气净化器实力品牌

专注空气净化设备研发与生产

全国咨询热线

400-9908123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 >

还不如老老实实卡在这儿等天明呢

文章出处:未知 人气:发表时间:2021-04-16 16:57

  他指向另一块。

  “你看这句,‘江南花满枝’,出自孟云卿的《寒食》,全句为‘二月江南花满枝,他乡寒食远堪悲。’”

  “以及你移动的那块。全句为‘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’”

  吟诗时,周堇情不自禁的晃脑袋,有种书生气:“为什么这些石砖只截取了部分文字呢?”

  裴戈不以为意地说:“石砖不大,也有可能是篇幅所限啊,全部刻完工匠多费工夫。”

  “不,我觉得里面肯定有问题。”周堇嘴里嘀咕着诗句,陷入思考。

  文化人太轴了。裴戈腹诽。

  既然无法从上面走,就只能在地上打个洞,看能不能挖出去。

  有这功夫,还不如老老实实卡在这儿等天明呢。

  正在裴戈思绪放飞的时候,周堇那边忽然有了动静,又有一块青石砖缩回原处,腾出了空间。

  “咦,你成功啦?”裴戈喜道。

  “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!其实很简单!”

  周堇哈哈大笑,当着裴戈的面,接连轻拍石砖表面。

  被他触碰过后的石头,像得到无声命令般纷纷归位。

  一时间,周堇的活动空间变大了,他不再被卡住,能够很轻易地走到裴戈面前。

  “你是怎么拍回去的?”

  裴戈能看得出,他完全没用劲儿。

  之前花大力气也无法挪动分毫的石砖,现在都变“老实”了。

  周堇蹲下来,观察卡住裴戈腿部的石砖。

  “解开机关的方法,和上面的诗词有关。比如这块篆刻的是‘老骥伏枥’。”

  说到这儿,他自顾自笑了:“不好意思,你这块我解不了。”

  裴戈瞠目咋舌:“为什么解不了?大哥,你这么有文化,给点力呀!”

  “因为‘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’呀!诗句里缺失的部分,都含有数字,只要以相应的数字拍击石砖,就能让它归位。”

  裴戈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我碰一下‘白鹭上青天’就松动了,因为它的数字是1!”

  她随后囧道:“同样的道理,想移动我脚边的石砖,至少得拍1000下?”

  “正是如此,很简单吧?”

  周堇笑容可掬,看得出他对诗词方面非常有兴趣,基本能信手拈来。

  “总比‘同此共昌延’好,上一句是‘愿言将亿兆’,把手拍烂掉估计都收不回来!”

  即便有些石砖动不了,只要把周围的石砖全部归位,周堇还是帮裴戈解了围。

  熟能生巧,他自觉地充当开路先锋,在不同的石砖上拍来拍去。

  “十日春寒不出门,10下。”

  “干戈寥落四周星,4下。”

  “六宫粉黛无颜色,6下。”

  ……

  石砖纷纷撤回,哪里还有当初冥顽不灵的样子?

  宽窄巷子非同凡响,一路走,还能一路进行文学熏陶,布置机关的人有心了。

  周堇吟诗时气宇轩昂,配合抑扬顿挫,拍击相当笃定,持续高能“开疆拓土”,将背影都带帅了几分。

  裴戈紧跟其后,根本不用动脑。

  当然了,她就算动脑也不知道,她压根没上过学。

  千古名句在脑中闪过,周堇心潮澎湃,感触良多。

  遥想当年,他高中状元,披上大红袍,骑金鞍红鬃马游街。

  何其风光肆意,英姿勃发!

  众人前呼后拥,旗鼓开路,鲜花、香娟、欢呼将他包裹。

  人生的高光时刻,他想,万贯家财的路走不通,那就苦读圣贤书,开宗立派,这次一定能成功!

  马蹄轻踏。

  妻子跪在他行进的路上。

  确切的说,是前妻。

  她荣华不再,满脸哀愁,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  “阿堇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不该负你。”

  “阿堇,我已无处可去,无人可依,你大人有大量,重新接纳我吧。”

  “阿堇,我知道我亏欠你很多,余生定当偿还。”

  她声嘶力竭,重重磕头,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最终淹没在众人的唾弃和指责当中。

  “荡妇!你还有脸出现在周郎面前?!”

  “你现在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!滚吧!”

  “没脸没皮的骚货,我去丽春苑都不会选你!”

  周堇的心,滑落谷底。

  他跳下马。

  岁月能风干一切……

  “八月湖水平,涵虚混太清,8下。好了。”

  周堇很快调整过来,解开最后一块挡路石,脸上重复笑容。

  他们离开宽窄巷子,来到更为宽阔的街面。

  鳞次栉比的商铺一字排开,旗幌摇曳,有餐馆,有旅店,有服装店……终于有点玩家市场的样子。

  时间太晚,街上无人,只有旅店的灯还亮着。

  裴戈清楚地看到了它的招牌,心神不由得放松。

  神奇的是,当他们通过宽窄巷子后,剩余的石砖也回到原处,仿佛闹剧从未发生过。

  裴戈和周堇相视一笑,大步朝旅店走去。

  “老板,给我最好的房间。”周堇非常阔气,把卡往前台一拍。

  老板接了他的卡,表现得特别恭敬,脸上笑满褶子,搓着小手点头哈腰:“好的,请您放心,我们会为您提供最好的服务!”

  裴戈暗自奇怪,老板过于谄媚,难不成店里生意不好?

  周堇将外套丢给服务生,大咧咧地往里走,忽然驻足,回头指裴戈,道:“给他开间普通单人房,再请一名大夫过来。”

  裴戈:……

  有钱人就是抠门,就不能开两间上房吗。

  算了,有住处就不错了。

  老板很快就分好房间。他以为裴戈是周堇的仆从。

  裴戈进屋后,看到床就躺,想先眯一会儿,等大夫过来包扎伤口。

  结果没过多久,门就被敲响,开门后看到的不是大夫,而是惊慌失措的周堇。

  周堇不由分说进了屋,把门反锁上,心有余悸道:“我床上有俩女人!还没穿衣服!对着我搔首弄姿的,太可怕了!!”

  裴戈努力控制面部表情,不让自己笑出声来:“我想,这就是老板所说的‘最好的服务’。你钱都花了,不享受白不享受,笑纳吧,周公子,领了老板的情。”

  “那怎么行?”周堇肃然道:“我周某人向来洁身自好,不近女色。”

下一篇:没有了 上一篇:而且看他表情也不像是被勉强的